民生故事

中华文明源远流长,国医之道日增月盛。何为源盛?一源兴起,后必繁盛,源起渊盛,周而复始,此乃源盛也。

太古之初,黄河之畔,自三皇五帝始,中医一道已自成体系(中医之道已见端倪)。及尧舜禹汤,泾渭分流(医疗经验满天星斗),药酒、汤液惠高阳之苗裔,普天承平。中医之源,始于此也。

而后先秦诸子,百家争鸣,医学繁盛一时,名医辈出。诊有望、闻、问、切;治有方药、针灸,疡医等;药见《山海经》《夏小正》;医缓医和、扁鹊秦越人,名家接踵摩肩。中医之盛,至于斯也。

待秦汉一统,贤哲名家托黄帝与岐伯谈医论道,书成《黄帝内经》,岐黄之术源起于专著。而后医药盛极一时,《难经》《神农本草经》等医经药典层出不穷。

医家之盛世,人道之衰颓,张仲景著成《伤寒杂病论》,此方书之源,定后世方剂之基。后至魏晋五代,脉诊之学突飞猛进,盛极一时。

晋代道医葛洪著《神仙传》,一人拈花,问曰:井蛙不可语海,夏虫不可语冰。日月轮转,一岁一枯荣,一源兴起,一源繁盛,何为源盛也?

葛洪曰:名医董奉,日为人治病,亦不取钱。重病愈者使栽杏五株,轻者一株。如此数年,计得十万余株,郁然成林。此杏林之源,亦杏林之盛,源起源盛,尽于此也。

千金要方,源昌于隋唐,及至金元,会临巅峰,有“金元四大家”名噪一时。其中浙中朱丹溪集其大成,尤以“相火论”最为人称道。

相火之道深合源盛之意。丹溪曰:“相火源于三焦,天非此火不能生物,人非此火不能有生”,所谓相火即指人源源不断,生生不息的生命力。三焦之源火,虚而补之,由虚转盛,虚盛转换之间是为源盛之道也,源盛之道也是医家正道。

故而,中医之复兴,朱丹溪居功至伟。

金元繁盛,其后沧海桑田,历经几百年,逮及现代,以上海中医药大学何裕民教授为首的现代中医卓越的耕耘者,为秉承丹溪之志——复兴中医,传承丹溪之意——将“相火论”的源盛理念发扬光大,创立了源盛堂中医。

源盛堂中医创立伊始便坚持一个信念:虽为经典中医药,但绝不拘泥于一技及一家之长,海纳百川。中医历史绵长,流派众多,各见所长,医乃仁术,又系救命之技,实用主义的解决问题最为重要,故宗尚创新、承启、拿来、综合,一切有用之术,悉数化裁后为病人所用。

源盛堂创立于上海,海派风格明显,以中医药为主,虚心接受他人之长,也愿意以西医方法为补充,施行的是中医为主,结合西医的现代中医诊疗。归根结底目的只有一个,一切以病人为中心,以病人健康的长期最大利益为核心诉求,凡是对病人康复有益的,尽皆采纳。这“一个中心,一个凡是”原则折射出源盛堂中医的医者仁心,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从业宗旨。

与此同时,源盛堂中医还推行以调整为主的精准化医疗,既保证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体征平稳健康,又会根据每一位病人的具体症状,对症下药,实行个性化诊疗。

中医药是国粹,是传统,但其旺盛生命力来自不断创新。源盛堂中医紧跟时代步伐,与时俱进,已将传统中医与现代诊疗模式有机结合,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海派现代中医体系。

虽中医活力在创新,但中医之魂却不会变。源盛堂中医立志传承中医,光大中医之决心也不会变;她秉承的“现代中医,呵护健康”的理念更不会变。坚持这些,才是源盛堂中医品牌真正价值所在。